二进制

010110100111010001010101

茶缸(上)

(1)
林敬言有一个茶缸,白色的瓷缸子,盖上有淡蓝色的小花
在呼啸的时候,跟方锐散步遛弯儿顺便扫荡小吃一条街。回去的第一件事,林大大开门,点心同志就像脱了肛的野马一样蹿进屋,端起茶缸猛灌几口凉白开,辣的耳朵尖都是红红的。香辣蟹的锅,林敬言想。方锐这人,沾不得辣,这没什么,平时注意就成了
问题是方锐他馋啊。
每次一路过辣鸭货、辣海货之类的店方锐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,林敬言拉都拉不住。
这边方锐干了一缸凉白开,觉得还能再战五百年
“老林!鸭货吃不吃?”
这……记吃不记打,林敬言想,给自己倒上一缸温水。
“中啊。”
(2)
说出来你估计不信,方锐有一个林敬言同款的茶缸子,但他很少用它喝水。
真的,要么自己买箱水喝一阵,要么厚脸皮的蹭他队长的水喝。
那你要这茶缸何用?
那当然是泡面了。方锐摊摊手,把热水倒进茶缸里。
啊,这熟悉的配方,这熟悉的味道,方锐抱着茶缸吃的一本满足,雨天果然和泡面最配。
“所以,”林敬言抱着膀盯着他“这就是你不但拿了我的泡面还用了我茶缸的理由?”
(3)
那时窗外的无名小花一簇一簇的开的热烈,让人有一种这个夏天没有尽头的错觉。
但秋天还是来了。
第八赛季林敬言转会,快的让人猝不及防。方锐收拾这他前队长留下的东西,一边感慨,没人陪我去小吃一条街扫荡啦。
林敬言走的利索,在呼啸带了几年,也置办了不少东西,可大多数物件,都留在这里了
简单收拾一圈,方锐刚想拿起林敬言的茶缸喝口水,突然意识到
林大大,真的走了。
伤心是指定的,方锐对着自己的茶缸决定,要好好用它喝水。
但是FLAG这种东西,真的不能随便立。
他像是老干部附体一样,给自己倒了一杯热牛奶,喝了一口,倒了。
讲真,泡面味的甜牛奶,真TM刺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】

新年的最后一天,在家听边收音机边刷卷子。心里暖暖的,窗外有雪。

〔PS:最后那一段真的好像少主的声音啊啊啊啊啊〕